累,脚都累到麻木了,还是很想把一些事情记下来,作为一份沉淀的记忆,作为一份大一生活不算总结的总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还依稀记得我两年前来到北大参加夏令营时的情形:刚刚经过一个比较堕落的高二,开始启动高三状态,还没等到我跟上复习的脚步,突然有这么一个参加北大夏令营的机会落在肩上,说是忐忑不安其实还不够明确,应该说是一方面对自己没有任何自信,另一方面又寄希望来一次绝地反击。当时的态度对北大非常敬畏,以至于谨小慎微,处处严格要求,最后也获得了相当好的成绩。算是高中挺重要的一个转折,一方面真正的有了来到北大的明确目标,另一方面也给了我往这个方向努力的足够自信(若考虑当时的平时成绩我可是完全不够格的)。所以说,夏令营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。

之后我来到了北大。来之前半年多的放荡冶游,心态改变了太多太多,梦似乎已成现实,现实却不会那么梦幻,却只是剥夺了人的距离感,使人少了敬畏多了平淡。迷惑失落忧郁寂寞,谁不是凡人一个。于失落中自欺欺人,于纠结中自娱自乐,大抵就是我的状态了。然而记忆这东西是不会轻易抛弃一个人的,于是我想到了夏令营。我向学院的老师申请当夏令营的志愿者。

其实我早有这个想法,当年的辅导员十分负责认真,算是种下了一个种子。感恩这东西我一直觉得不是说说就可以的,虽然很多时候我们都没办法做出行动回报恩情,但只要有机会,就一定要做点事情。这是我的第一个动因。第二是希望与现在的高中生们打打交道,找回一点高中时的心态,也跟他们交流交流,否则真的三年隔一代我就神马都不懂了= =。再就是锻炼一下自己,与人打交道的能力虽然高中提高了不少,但是还远远不够,确实算是一个挑战。

夏令营总共六天,大部分孩子们还是很好打交道的(请原谅我用孩子们。。。),也发生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,神马走路撞电线杆子啊、晚会玫瑰表白啊、霸气侧漏帝啊、晚上躲女寝的男生啊各种奇葩,谈起来当时或紧张或激动,最后都化为一笑而过。偶尔严厉一下相信他们也能理解吧。认识这么一帮家伙,其中还有20多个已经是12级校友的同学,实在是我的幸运。其他辅导员师兄师姐的处事方法也给了我很多启示,他们对我的照顾我是感激在心的。

更重要是,我在有些孩子们的身上看到了当年我的影子。带着些许敬畏求知的坚定目光,这是开始做一个梦的人拥有的目光。我也希望,这种力量是这个夏令营给这些同学们最宝贵的纪念品。

祝贺夏令营中取得了好成绩的准学弟们,一年以后在园子里还能来迎接你们,好好玩吧。

大一一年,我把这件事视为真正的结束了,太多的徘徊也就成了生活在过去的人。一年来写了几个小游戏,做了几个小网站,参加了几个协会活动,真正学术的时间好像太少了点。也好,至少路基本上摸清了一点,虽然浪费了一些时间,却也还算值得,只希望接下来的几年能在园子里越来越游刃有余。Over.